红日药业药代违规拜访风波:核心产品被停止采购学术推广费增加引

  原标题:红日药业药代违规拜访风波:核心产品被停止采购,学术推广费增加引关注

  通报内容显示,红日药业“血必净注射液”的医药代表严重违反医院的防疫要求及相关政策规定,医院对该产品做出停止采购的处理决定。

  对此,6月18日,红日药业在深交所互动易回应投资者提问时称,经核实,公司该销售人员确实违反了医院防疫的相关要求,公司坚决支持和拥护医院作出的决定。公司已委派销售主要领导与医院方进行了坦诚的沟通,并取得了谅解。目前该员工已离职。公司已组织了对销售一线员工的培训,再次强调必须严格遵守公司和医疗机构的相关规定。

  公开信息显示,该医药代表销售的“血必净注射液”是红日药业的核心产品。2020年,血必净注射液被纳入《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并推荐纳入抗疫中医药的“三药三方”。

  红日药业回应显示,今年前5个月血必净在广东省人民医院月均销售额约0.9万元,具体恢复采购时间尚不确定,公司初步判断该事件对公司血必净的销售影响很小。

  医药战略顾问周树向《华夏时报》记者表示,随着医药代表备案制和医疗领域反腐的推荐,医药代表是当下医药圈的敏感人物,若不能合规开展拜访等推广活动,背后药企就难逃其责。

  年报显示,红日药业的主要产品为血必净注射液、盐酸法舒地尔注射液、低分子量肝素钙注射液等,其中,血必净注射液是目前国内唯一经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批准的,治疗由感染诱发的全身炎症反应综合征(脓毒症)和多脏器功能失常综合征的国家二类新药。

  不过,在2020年红日药业业绩增长驱动因素中并没有血必净的身影。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营收和净利润均实现不同幅度增长,其中医疗器械销售增长迅猛,实现收入21.51亿元,同比增长228.31%,营收占比为33.15%,其次为中药配方颗粒及饮片实现销售收入29.91亿元,同比增长7.06%,营收占比为46.09%。

  年报显示,2020年,红日药业成品药销售下滑明显,同比减少20.60%,实现销售收入8.42 亿元。其中,血必净在2020年销售额为5.04亿元,同比下跌34.64%,占同期红日药业收入的7.77%。

  此前在2018年、2019年,血必净的销售收入分别为9.32亿元、7.71亿元,占公司营收比分别为22.07%、15.41%,而血必净销量在鼎盛时期营收占比曾超过四成。

  6 月9 日,红日药业在投资者互动平台表示,公司已经把血必净注射液向 FDA 提交了申请。血必净作为红日药业的重点品种一直被寄予厚望。澳门彩今晚开奖结果2010年,红日药业开始对血必净进行技改扩产,截至今年一季度,该项目已投资2.3亿元。

  年报称,2020年医药行业洗牌再度提速,2021年将面临更多的机遇与挑战。公司需要紧跟政策变化和行业发展,不断加大血必净注射液的创新力度,加快数字化营销转型,使血必净注射液的临床价值成为支撑发展的核心驱动力,借助国家政策的支持,在激烈竞争中保持长期良性发展。

  可见,未来红日药业仍对血必净带动业绩增长抱有信心。不过此番血必净销售人员违规拜访风波势必给产品销售蒙上阴影。对此,业内人士分析,事件中的广东省人民医院,是华南地区知名的三甲医疗机构,在该地区的医疗机构采购中占有重要地位。该医院停止采购血必净,不仅影响到单个产品销量,也可能对红日药业在华南地区的药品销售带来辐射影响。

  年报数据显示, 2018年——2020年红日药业的销售费用分别为18.05亿元、21.06亿元、22.13亿元,销售费用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2.73%、42.10%、34.10%。相比之下,同期红日药业的研发费用则少得多,分别为1.42亿元、1.83亿元、1.80亿元。

  数据显示,2016年——2019年,A股医药上市公司整体销售费用逐年增长。2020年,这一数据降至2838.59亿元,同比下滑5.9%,为近5年来首次下降。

  但是2020年,123历史图库2020年全年彩图,红日药业的销售费用同比增加了5.05%。其中,学术推广费3.56亿元,也比上一年有所增加。且在今年一季度,红日药业的销售费用为5.21亿元,同比增加23.46%。

  所谓的学术推广费用,多指药企为医界组织的“学术推广会议”花费。在A股医药类上市公司中,学术营销已经成为普遍的营销重头戏。2020年年报显示,红日药业组织搭建中医药创新论坛和脓毒症高峰论坛以及承办中西医并重助力医院高质量发展研讨会等学术推广会议。

  有医药行业内人士提出,其实请医生参加学术会议、产品交流讲座等是很多医药企业都在采用的市场推广模式,同时为了维护长期合作关系,为客户支付参会的往返交通费用、住宿费用,甚至会提供一定的旅游费用,在行业内也并不鲜见。

  2020年12月1日起,国家药监局发布的《医药代表备案管理办法(试行)》施行,药代备案制中并没有界定学术推广的具体范围,但是明确了医药代表的主要职责是负责药品的学术推广。对于该如何规范化开展学术推广活动,药监局提出了五种形式,其中还是包括了举办学术会议、讲座等以及医疗机构同意的其他形式。同时规定,医疗机构不得允许未经备案的人员对本医疗机构医务人员或者药事人员开展学术推广等相关活动。

  今年4月12日,财政部发布了“穿透式”查账的处罚结果,对财政部有关监督局检查的19家医药企业作出行政处罚,其中涉及到医药企业销售费用中存在的利用虚假发票、票据套取资金体外使用,虚构业务事项或利用医药推广公司套取资金等问题。

  从红日药业年报透露信息来看,2021年2月10日,国家药监局等四部门结束中药配方颗粒试点,明确中药配方颗粒可以在所有医疗机构使用,估计行业将迎来高速增长期。红日药业也,其推广配方颗粒时,已形成医院管理、学术教育、临床医疗、医药科研、在线教育等多种合作方案。

  在政策监管压力下,业内不完全统计,多家药企今年已经开始大手笔削减销售费,某知名药企已取消了其部分肿瘤产品在全国范围内销售会议、医学部会议。今年一季度的销售费用已经高企的红日药业,自然也面临着同样的问题和压力,就此,本报记者给红日药业有关负责人发去采访邮件,截至发稿前,尚未收到回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